·男生因兴趣“弃北大读技校” 该喝彩更该反思

男生因兴趣“弃北大读技校” 该喝彩更该反思
来源:http://www.bubbasmotorsports.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11-20 00:51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11月4日,第六届全国数控技能大赛决赛开幕式在工业技师学院举行。在会场,一个看起来很沉稳的男孩代表参赛选手进行宣誓,他的一举一动时刻吸引着记者们的眼球。他就是周浩,3年前,他从大学,转学到工业技师学院,从北大生命科学研究院人才储备军到如今还未就业的技术工人,这样的身份转变,就足以让人不敢相信。周浩这样做了,并且谈起当年的决定,“毫不后悔,很庆幸”。

  从北大转到技校,这在我国当下绝对是新闻,然而,笔者希望这今后不再是新闻。一个分数能上北大的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和职业发展方向,选择不上北大而上职校,应该成为整个社会正常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给学生提供多元的选择、多元的成才道。

  很多人不敢相信周同学的选择,是因为在大家眼里,技校和北大相差实在太远。而其实,这才是我国教育最大的问题。由于北大是人们心目中的最高学府,众人以上北大为荣,因此,几乎所有学生,如果在国内上大学的话,都会不由自主做出上北大、的选择,根本不管北大、是否适合自己。

  对于周同学从北大,也有不少人认为他是北大的失败者,才无奈而。在目前的教育中,有这种看法是正常的,但站在教育选择角度,这只是学生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在国外,学生从一所学校再转到另一所学校很正常,甚至是一种办学机制是学校和学生双向选择的过程,学校可以通过“”,淘汰不适合本校的学生,而学生也可选择“”,放弃自己不满意、不适应的学校、专业,在学校和学生的选择中,促进学校办出高质量和特色。

  我国目前缺乏这种选择和办学机制。首先,各类教育、学校被分为各种层次、等级,这造成教育、学校间的不平等,也影响整个社会的教育观,大家纷纷追逐上名校,把职业教育视为“差生”才接受的教育,甚至对二本、三本院校也不屑一顾。虽然我国教育资源已经日益丰富,目前高等教育在校生规模已达到3400多万,可是,整个社会还存在很强的教育焦虑感。

  健康的教育生态,一定是各类教育、各个学校平等、竞争、发展,当一名能上北大的学生,却选择上职业技术学校,而社会不觉得奇怪,认为这都是很好、有价值的选择时,我国才形成多元教育、多元成才的,教育的焦虑才会缓解。

  周浩行使了自己选择的,不顾的,克服了来自内心、家庭、学校和社会的障碍,令人敬佩。或许有点夸张,但这样的抉择,尊重内心引导,为热爱而放弃,勇气可嘉,是有“爱美人不爱江山”的遗韵的。而且我,他的选择是明智而恰当的,中国制造业大而不强,高级技工的缺乏是重要的原因之一,他未来前途大好。

  当然了,放宽视野,不局限于个人,这事情就呈现了另外的一个面向:这一番,整个社会成本还是太大了,社会、学校、家庭、个人都付出了代价,不值得。尤其是一想到这是教育弊端和社会歧视等导致的本可以避免的事情,就不免让人感到遗憾。

  例如,如果周浩不是应试教育之下的高分生,能他最初的志愿,而不被高分、学校、老师和家长左右,这事情就不会发生。进一步,他在校如果被允许听工学院的课,学校机制灵活一点,让他有机会转院,北大这块金字招牌他就不必放弃,北大也不会因此蒙尘。再进一步,他还可以避免休学一年,“所作的思考基本是失败的”(该学生语),这怎么看也都算是浪费了宝贵的光阴吧。诸如此类种种,所出来的社会和教育机制方面存在的问题,显然都值得注意和反思。

  还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经历颇为曲折,周浩非常幸运,在新的学校得到了校方额外的关照,成功在望,结果皆大欢喜。而在这则新闻之外,究竟有多少类似的事情结局没有这样美妙?有多少人才在的机制和歧视中夭折而湮灭无闻?

  目前,很多人都将“弃北大读技校”,比作是职业教育的胜利,技能型高考的“春天”。工业技师学院也希望通过“弃北大读技校”,扩大生源、增加知名度。正如校长所说:“为了增加生源,我们学校给农村户口的孩子减免学费,却还是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这样一个北大学生的到来,当然是很惊天动地了”。但显然个体的选择,并不是技能型高校的晴雨表。

  其实,周浩“弃北大读技校”,也是向制度的结果。诚然,能在自己喜欢的专业学有所长、学以致用,是一种幸福。但不得不说,这只是周浩的次优选择。周浩的初始目标是航空航天大学。然而,在当前的条件下,转学北航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转专业条件有多苛刻、有多难走,从周浩的经历中便可窥视一二。试想,在各方面都相对的北大,换专业都如此困难,在全有多少学生被挡在兴趣爱好之外?“弃北大读技校”,虽是一个极端,但定然有更多的学子,在不喜欢的专业中。因此,如何让学校间、专业间转学的,不再难走,更值得考量。

  另外,这也不能表明,职教的吸引力就真正提高了。虽然我国在国家层面已经制定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战略,力争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让职业教育也成为优秀学生值得考虑的选择,但中国普通高等教育与技术职业教育的天平失衡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都知道如今社会缺高级技工,学校却培养不出高素质的高级技工,主要还是投入不够,重视不够,社会观念短期内也难以实际扭转。

  这样的新闻,很容易作为励志的材料广为宣传。而这样的励志,却容易让受众陷入一个认知误区。如果所有的人都这样兴趣至上,那么,即便是从个体发展的层面看,也不具备普遍性。

  但稍微有些思考,我们都清楚,这些成功只能是特殊现象;尤其需要我们深思的是,这样的宣传本身就是选择性使然。为了达到励志之目的,只选择那些成功的人士,而将那些之后默默无闻的人完全忽略不计。同样,“弃北大读技校,自定别样人生”这一励志故事中的主人公,之所以得到的关注,也在于,他能够代表学校参加第六届全国数控技能大赛决赛开幕式并作为选手代表进行宣誓。我们不妨转换角度去思考,如果他的“弃北大读技校”的选择根本没有取得今天这样一个硕果,那么,是不是还会赞美他的别样人生?

  或许有人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确实如此;不过,任何兴趣都必须建立在某一实在的“载体”之上,只有将这“载体”与兴趣完美地结合为一体,别样人生,才能初现曙光。只考虑兴趣,很有可能落入“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泥淖之中。

  当然,周浩的成功,确实能够证明“合适的就是最好的”这一,只是,我们在为这一高唱赞歌的同时,也应该反思的是,人生不如意事常十之。我们还应学会在这两者之间寻求一种平衡,因为某一个人的“弃北大读技校”而书写了别样人生是不足为训的。

  上海纪委通报:青浦一技校校长因旅游被免2014.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