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幼儿园对阴奉阳违 违规设兴趣班

八成幼儿园对阴奉阳违 违规设兴趣班
来源:http://www.bubbasmotorsports.com 作者: * 发表时间 : 2017-10-19 17:14

  今年7月,市教委发文叫停幼儿园兴趣特长班,其变相“创收”。开学之际,本报记者随机走访、电线家不同性质的幼儿园,发现大多数照旧收钱、开班。

  家长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幼儿园称“设兴趣班应家长要求”;学前教育专家则认为,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不应背负过多学习负担,让单纯的兴趣爱好功利色彩。

  9月2日,新学期开学第二天,3岁半的小豆(化名)走进朝阳区左家庄幼儿园。尽管刚入学,但妈妈已经一口气给他报了4个兴趣班:街舞、跆拳道、朗读与表演、手工绘画。

  这天中午,小豆在幼儿园睡完午觉、吃完水果,便跟着一个来自园外的老师上兴趣班。其他没报班的小朋友则在一旁玩耍。

  报名时,张女士交完一个月1200元的学费,听说班里孩子半数都报了兴趣班,“怕不报班孩子什么也学不到”,就又交了两千多元。

  兴趣班大都在周一至周五下午上课,一学期约20次课,贵的600元,便宜的也要400元,张女士觉得“太贵了”,问老师“这钱为什么不包含在学费里”,对方答“其他幼儿园都这么收费”。

  同一天,李女士带4岁的女儿到东城区大方家幼儿园上学。女儿白天学钢琴,放学后5点到6点学英语和舞蹈。这3项均为兴趣班,钢琴每课时30元,舞蹈每学期500元,英语外教班每学期则需1000多元。

  该园的收费通知在大门口的电子屏上滚动,显示9月托儿费为608元,含托补费、保育费和伙食费,但上述兴趣班的收费信息均未显示。

  “幼儿园里兴趣班的价格比外边便宜”,李女士说,“孩子还小,熟练掌握什么技能不太实际,主要想培养她的兴趣。”

  教委虽三令五申,幼儿园开办“园中班”,但记者随机走访、电话采访朝阳、海淀、丰台等区的20个幼儿园,仅西坝河第一幼儿园、新源里幼儿园、中国音乐学院附属艺术幼儿园未开类似班,香河园街道幼儿园称“还没开始”,其余均以各种名目设班、收费。

  为规避,不少幼儿园取消“兴趣班”、“特长班”称呼,冠名以“活动班”、“课后班”,不少还将兴趣班融进日常课程,实为“园中班”,并外包给培训机构,变相收费。

  郭女士家住丰台方庄桥南,夫妻俩在京打工,月收入数千。儿子在育强体育才艺幼儿园就近上学,虽说每月1500元的托费对她而言是笔不小的开销,但相比有些幼儿园每月数千的托费,这个还能承受得起。

  谁知除“明码标价”的费用外,园内还有些“隐性”收费。近日,儿子放学总带回一块橡皮泥,郭女士询问得知,班内设了自愿、自费参加的软陶课,不缴费的孩子只能在一旁自己打发时间。“孩子哪能闲得住,一拿起来玩,就不得不交钱”,为此每月又需多付80元。

  据一位在培训机构工作的教师介绍,一些公立幼儿园入托费相对便宜,但日常课程包含不少类似兴趣班,均需再收费,这些费用都不在公示之列,如全部相加,费用并不低;私立园托费较贵,课程中已包含一些特色课,如钢琴、英语等,但同时设有额外收费的课程。

  21世验幼儿园为民办园,记者以家长身份致电其下属的东恒园和曙光园。东恒园一位老师介绍,每月托费约3800元,含部分才艺课,如中班每周2次芭蕾课、3次钢琴课等,但若报名围棋、舞蹈、科学、绘画、软陶、数学思维等课程,每项还需收费400至600元不等,教师均外聘,放学后上课。

  9月2日一早,记者在西坝河东里幼儿园随机采访十多位家长,家长们普遍认为孩子年龄尚小,对兴趣班是否真能培养兴趣存疑。

  “兴趣班学了没什么用”,外地来京的李先生说,之前大女儿花钱上了几年舞蹈班,到现在还是什么都不会,于是他只给小女儿报了一门珠心算,“这个实际点,花里胡哨的就算了。”

  薛先生不让自己的孩子“被兴趣”,因为“孩子的童年很可贵”。在他眼中,兴趣班就像填鸭一样,提前“小学化”教育,“孩子那么小,很难接受,别提前倒了孩子的胃口,厌学可就麻烦了”。

  有家长表示,幼儿园在教学时间内设兴趣班,没报班的孩子只能靠边坐,自己看书、玩玩具,或由老师带着玩。怕孩子被“放羊”、遭“落单”,家长也不得不报班。有家长质疑,如此一来,易导致孩子从小产生攀比等心理。

  记者采访发现,“园中班”五花八门,就连拼音、阅读也成了兴趣班,令家长不解。“幼儿园学个拼音、认个汉字还得另交钱,我把孩子送来干什么?”有家长质疑,“如果幼儿园教的内容需要外聘教师,要么说明教师不称职,要么说明幼儿园教了本不该让幼儿学习的东西”。

  有家长提出,不希望看到幼儿园老师成为“导购”,家长不“购物”就给孩子冷遇,“从钱出发的教育,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教委早在2004年就曾下发文件,幼儿园工作日内开办兴趣班,以免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教委负责人当时称,“兴趣班”授课内容大都是教学大纲内的,在正常教学时间内把这些工作交给别的机构或收取费用,均不合理。

  大方家幼儿园有关负责人表示,去年9月,该园办学条件得到改善,生源质量提升,很多家长提出开设兴趣班的要求,园方便与外面的培训机构合作,但仅提供场地,并称这是本市众多幼儿园普遍采取的一种合作模式。

  一位在培训机构工作的教师认为,“经济利益”恰是兴趣班屡禁不止的一大因素。目前合作收费无统一标准,但大都由培训机构和幼儿园商量定价,幼儿园从中分成。

  大方家幼儿园这名负责人补充说,兴趣班存在的另一大因素是“激烈的社会竞争”,怕孩子被别人甩下。越来越多家长愿给孩子报班,甚至以“有没有兴趣班、有哪些兴趣班”作为择园的标准。

  据西坝河东里幼儿园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兴趣班报名人数不少,尤其是舞蹈、绘画等课程,“开班主要是针对家长需求,有家长希望孩子能早点学,培养特长和兴趣”。不少家长虽然觉得待孩子上小学后培养特长更合适,但怀着“不落后”的心理,大都报了班。

  学前教育专家、北师大教育学院学前教育系教授冯晓霞表示,根据,幼儿园在8小时内开展的教学活动每个孩子都有权享受,家长已为其支付保育费、教育费。利用开办各种特长班、兴趣班、实验班等为名向家长另外收费,本身就是一种违规行为。

  冯晓霞认为,本该在教学时间里开展的各种教学活动取消或缩短,让位给各种特长班、兴趣班,这样的做法严重干扰幼儿园的正常教学秩序,学前教育的本质,应加管力度。

  冯晓霞说,有些孩子确实对某一方面感兴趣,家长送孩子去学无可厚非。但是,从幼儿成长规律看,此阶段孩子的兴趣、发展还未完全定型,家长没必要过早做规划。“家长把送孩子送特长班作为将来升学、择校的砝码,老师以培养出多少考级学生为荣,单纯的兴趣爱好被赋予很多功利色彩,会让兴趣失去原本的意义”。

  冯晓霞觉得,这个年龄的孩子就应该快乐地玩、锻身体。她家长不要给孩子背负过多学习负担,注意培养孩子的艺术,而不是进行技巧性的训练。

  对部分幼儿园仍存在违规办班收费的问题,市教委有关负责人重申,幼儿园收费应公示,接受社会监督,严禁以开办各种特长班、兴趣班、实验班等为名向家长另外收取费用。

  教委称,对违反的乱收费行为将按有关严肃处理,对情节严重、影响恶劣的乱收费行为,不仅要严肃追究直接责任人责任,还要按追究有关领导的责任,并在全市范围内通报。

  目前,市教委已在网站公布各区县治理教育乱收费的举报电话和电子信箱,家长可就此向所在区县教育行政部门举报,相关部门核实情况后,将进行相应查处。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